公学与私学的“角色错位”

昆明一所置教育部门取缔通告于不顾、仍在继续办学的私立学校被当地媒体曝光。对这样一所被教育部门认定为“非法办学,软硬件都不达标”的私立学校,80多名农民工却表示他们对其办学质量是信任的。家长们宁愿把孩子送到这样的私立学校读书,是因为公立学校费用太高(见5月31日《中国青年报》)。

就在教育部表示今秋要在全国推行义务教育一费制的时候,读到这样一则新闻,心里真不是滋味。农民工也不是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到正规学校去接受优良的教育,而实在是囊中羞涩、无能为力,一些非法经营的私立学校就打着“低收费”的幌子乘虚而入。这再一次地印证了义务教育收费制度改革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然而,我觉得有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更值得注意,那就是:为什么公立学校收费更高,私立学校反而更低?

公立学校是什么?是国家举办的为了满足国民接受起码的义务教育的载体。而提供义务教育被认为是政府理所应当的责任,因此政府应保证所有的适龄儿童可以进入公立学校接受教育。即使公立学校要收费,也应该将收费保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并对低收入群体进行救济,以保障他们的这一权利。

当然,公立学校只能保证基础的义务教育,即由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部分,它并不承担义务教育阶段更高质量的教育。也就是说,家长可以选择让孩子去公立学校就读,也可以选择放弃。正是在这个意义上,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yabs.com/,布莱顿各种贵族学校、私立学校会大行其道,它们提供的是政府不能提供的属于私人产品性质的教育,以满足家长更高质量的需求。

很显然,从逻辑上讲,公立学校教育质量应该不如私立学校,其收费也应该低于私立学校。然而,我们看到,昆明这所私立学校“消防、卫生、安全等多项不达标,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教学质量可想而知;而经济拮据、生活艰难的农民工兄弟趋之若鹜,根本原因就在于其收费大大低于公立学校。不单是这所学校,也不单在昆明,我想在全国各大城市都存在这个问题:雨后春笋般的私立学校收费低廉、质量堪忧,而公立学校反倒都资源丰富、收费高昂。

于是,公立学校与私立学校在这里出现了严重的“角色错位”:公立学校染上“贵族化”色彩,收费门槛越来越高,面向的不是底层大众,提供的不再是义务教育;而私立学校反而大走平民化路线,向民工、下岗工子弟敞开大门,承担起本来由政府提供的义务教育来。然而私立学校毕竟是市场主体,有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目标,由它来提供“义务教育”的后果必然是低劣的教学质量。

公学与私学的“角色错位”的根源在于政府的“角色不到位”。财政教育开支太少,使政府远远没有尽到提供义务教育的责任,使公立学校不能覆盖更多适龄儿童的范畴;而教育财政资源分布严重不均等又加剧了这种倾向。这就给私立学校留下了广阔的空间。因此,要改变公学与私学的“角色错位”,需要政府角色到位,比如由政府建设更多的民工子弟学校,让农民工的孩子也能到公立学校接受义务教育。

Author: 1590yb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