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消逝的中国公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yabs.com/,布莱顿

和我之前的所有历史写作一样,写中国公学,完全是出于一种偶然。在研读胡适先生的著作时,偶尔会接触到这几个陌生的字眼。想去翻查更多资料的时候,竟发现无从查找。

于是,我便有了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在历史写作中,我总是喜欢选择那些过去不太引人注意但在我看来又别有意义的选题,打捞“历史上的失踪者”。在我看来,中国公学就符合这一标准。

正因为这些“失踪者”过去不太引人注意,所以在查找资料时,才会有别样的艰难和快乐。我记得快到动笔的时候,都还没找到非常关键的《中国公学第一次报告书》,几乎查遍了国内的图书馆,都不见收藏。一度,真是差点想要放弃。幸好,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蛛丝马迹,最终拿到了这本书的电子版。

尽管在中国近现代教育史上,中国公学的声名并不显赫,却自有其独特的历史地位。我最感兴趣的,不是办学二十余年此起彼伏的风潮,不是光鲜走在前台的社会名流,而是风尘仆仆中艰难地奔走,是琅琅书声后的小情趣,是小人物记忆中的鸡零狗碎。我觉得,正是这些片段,才构成了真实的历史。

我对于自己的历史写作,一向没有什么野心。宏大叙事,于我如浮云。我喜欢在漫不经心的史料爬梳之中,寻找到一些不为太多人知晓的细节,然后慢慢拼凑,凑成一幅隽永的历史画图。

这样的写作,在我过去的经验中,一般都是轻松而愉悦的。想写的时候,就写一点;不想写的时候,就放一放。然而,这一次写作,却进行得异常艰难。每写一章,都如同经历一场战争,激情、困顿、厌倦、才思,交相混合,疲惫不堪,如临深渊。

Author: 1590yb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